caiji05.com资源站,每日更新!海量资源API采集! 帮助文档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人妻熟女 » 迷失的婚姻

迷失的婚姻

「我们能不要再这样吵下去了吗?」听着她低声的泣诉,一阵厌恶。
  「我们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~?」听着她勐然间声嘶力竭的唿喝,我真的不愿意再这样生活下去了,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完全就是个噩梦——不断徘徊的噩梦。
  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,只是为了避免那令人厌恶的争吵,可她那疑神疑鬼的暴戾叱责却越演越烈。
  「今天,我不想再和你吵,我只是回来拿点东西,我不想和你争。」我盡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声音显得有些冰冷。
  「你就准备这样离开了吗?就这样再也不回这个家了吗?」悲鸣骤起,她又哭了。
  「你真的觉得这是个家吗?这还像个家吗?」我厉声的质问在这昏暗的房间中迴盪。
  「当年你不是这样的……你说你会永远爱我的,你还记得吗?」啜泣的柔弱,曾让我手足无措,但……只是曾经。
  我点燃一支烟,缓慢地坐在那陌生的沙发上,「爱?我们现在真的还有爱吗?
  这几年,我们的爱已不復存在,难道你都沒感觉的吗?「
  她只是静静地盯着我,满面泪痕,偶尔微微颤动肩头。紧紧地盯着我,眼神绽露出的东西,却让我不敢去读……
  当我把手中的烟熄灭在那一尘不染的烟灰缸中,她还是那样盯着我,我分不清究竟是厌恶还是胆怯,我沒有和她对视,我只是盯着她身后那面墙「你我都沒话说,那我走了。」
  她就这样静静的一直跟我到门口,紧咬的下唇有些发白,用那佈满雾水的眼睛复杂地看着我。「你真不要我了吗?」她声音异样的低沈,让这参杂着幽怨与乞求的疑问听起来格外悲凉。
  我有些痛恨自己的优柔寡断,想好了今天一定要了断,结果却又被她……
  我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,只是为了避免万一……
  我沒有开门离开,转身走向厕所,许是出于颜面,许是不想让她知道我还在乎……
  看着她半倚靠门框的身体,我放弃了随手关门的习惯。
  那刺耳的水流激盪声响起,我听到了一声小巧开关声,灯灭了。
  除了身下的水滴声,还有身后她轻声靠近的摩擦声。她从我的左手抢过了仍在滴渗的下体,纵然她的手如昔温软,但对她的人我却已然疲累。
  「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挥不去,也忘不了,你又何苦要挽回?」我垂着头盡量平缓的低声说。看着朦胧在我身前的她,感受着那下体来来回回的拨弄,沒有激动,沒有感动,只有一股倦意袭来,那深入髮肤的疲倦。
  「我要走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」对于一个手中掌握着我下体,半跪在我身下,仰视我的女人,说出这样的话。即使是个陌生的女人,也应该会于心不忍,对于她我却好像习惯一样的说出这样冷酷的话语。
  她硬生生的拽着我那软绵绵的阴茎,不让我收回来,我感到海绵体被她拉扯的有些过度的疼痛。在我想做点什么的时候,她温热的喘息让我有了些感觉,那略有些厚重的喘息声,曾让我那么迷恋,含蓄、内敛的叫床,被她压抑成那厚重喘息声,那是属于她特有的情愫。
  湿热的舌尖轻轻刮过残留着尿液的龟头,温软的唇舌轻柔包裹,逐渐频繁加速……
  「你真的觉得这样有用吗?你真的觉得我们的关系可以这样来弥补吗?」
  她什么都沒有说,只是那厚重的喘息更加浓重急促,炙热的鼻息在我的阴茎徘徊着。
  我仍驻足在马桶边,任由她挑逗着,海绵体依然沒有充足的血液来支撑,只是软塌塌的被软舌撩拨在黏稠的液体中,来来回回……
  「其实,你可以找一个好男人。一个真正对你好的男人,你何苦要为难我们两个人呢?」她仍沒有说话,我甚至有点期许她一怒下,咬下我那罪魁祸首,然
  后……
  然后呢?我们或许可以这样相扶到老吧……
  她的口舌也累了,而一切正如那句俗语一般「浪费口舌」了。我任由她用浴巾擦拭一直柔软的海绵体,我们都沒有说话,她静静走回客厅的沙发,让整个人都陷了进去,看上去那么娇小、柔弱,我坐在旁边,点燃一支烟,默默的望着她盯着天花板的脸。
  熄灭在刚那根烟蒂的旁边,两个烟蒂躺在同一个容器中,好像一对、一家…
  …
  「你真的对我不再有兴趣了吗?」她的声音有些冷,让我从幻想中醒来,无从回答,只有微微的点了点头,她的脸还是对着天花板沒有动过,甚至眼睛都沒有看向我,或许她根本不需要答案,只是想提问而已。
  门廊小吧檯上响起了手机振动特有的颤音,她沒有动,我在这个房子里最不想看到的或许就是那个手机「谁还记得,是谁先说,永远的爱我……」这个铃声在现在听来,都会觉得异样的刺耳。她静静地在那里,一个姿势一直沒有改变,只有那跌宕起伏的胸显示她还存在着。「谁还记得爱情开始变化的时候,我和你的眼中看见不同的天空……」当年甜蜜的歌,现在听来却有着黑色的嘲讽意味。
  「你不接吗?是我在,不方便接?那我先走。」我起身的同时,她坐了起来,她用娇小的臂膀,扯掉了她的丝绸睡衣,在客厅的宫廷水晶灯下露出了她白皙的大腿,白的有些晃眼。
  手机仍在鸣唱「我和你都累了,却沒办法往回走,两颗心都迷惑,怎么说都沒有救……」手机终于停下了,这歌词却好似点醒了她。她屈膝倚坐,指尖从足尖滑过小腿,延伸到大腿,再从肚脐滑过胸间圆润的沟,飘过微凹的锁骨,在唇瓣来回用力挤压,表现着那唇的柔嫩。那纤细的手指缓慢的插入她那小巧的口,指节一节一节在沒入唇瓣之间,直至指根……
  她用湿滑的食指撩拨着自己的唇,眼神刻意暧昧的对我说「今天,你要我最后一晚,我明天就签字,不再纠缠。」
  我不明白她态度颠覆的原由,她到底想要什么我也不知道。但若能这样解决,对我对她都是件好事。
  我起身脱西装,她好像滑行一样,轻盈地来到我的身边,娇小微翘的一对白
  乳隔着衬衣来回摩擦着……
  「记得第一次是你帮我脱的衣服,这最后一次,让我帮你脱吧。」她潮红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笑的有些醉。
  纤细柔软的手指缓缓解开领口,轻轻探入,温柔抚弄着我的肩头,徘徊厮磨。
  「你还记得第一次,你是这样抚摸我的吗?开始是肩膀,好像按摩一样,让我渐渐放松,再来回轻抚后背,我还记得这是能让人感觉愉悦的抚摸。」我身体有点僵硬,这并不是第一次被她抚摸……
  「当你用指尖触碰我乳头的时候,我真的感觉很疼,我都忍不住喊出疼了。」
  她的手指在我的乳头上用力的掐弄着,指甲将乳头深深的掐陷到肉里,我沒有喊疼,不知道是不是乳头离心脏太近,心脏感受到异样的疼痛随着心跳一下一下的加剧,让我有种强烈的窒息感。
  「你撩起我的衣服,熟练的解开胸罩,我感觉很害怕,当时我全身都在颤抖。」
  她一颗一颗缓慢解着我的衬衣扣,而我的身体也在微微颤动着。
  「你知道当时我在怕什么吗?我怕以后你还会这样去解別人的胸罩,我只是你练习脱衣服的一个工具……」她脸上挂着笑,我却看到她眼中闪烁的光亮。
  她有些笨拙地解开我的皮带,熟悉的淡淡髮香飘鼻「还记得吗?当时你就是这样把我搂在怀里,手臂夹住我的手,解开了我的皮带,当时你知道你用的力气有多大吗?我的手腕第二天都有红肿印,吓死我了,多怕被同学看到!」我一只手无声的挽住她的若无骨的纤腰,忽然想起,当年我说她腰挺粗的,结果她跑去练瑜伽练腰,不知不觉练了这么多年了……
  「当你的手指隔着内裤,在那里来回滑动的时候,你知道有多羞人吗?我的脸和身体都羞的发烫了,你却说我情慾来了,结果硬上……」她用手指隔着我的内裤,印着轮廓来回撩拨着,我的身体在渐渐发烫,我的脸也在发烫,究竟是情欲,还是其它的什么?我不知道……
  「你当时拿出它的时候,它从裤子里蹦出来,弹到肚皮上的响声,我现在还记得。想到被它用蛮力强行撕裂的疼痛,让我身体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,你却说我发情发到耐不住了。」她红润的脸上荡起了浓郁的笑。我却禁不住开始发抖,我盡量地控制,却仍感觉全身的颤动。
  「当时的你真蛮横,就这样用力捅了进来,那撕心裂肺的疼,真真切切地在我身上,让我亲身的感受到。」她用手引导我放入她的阴道,半硬的海绵体只是一瞬间就滑了出来。我的身体还在抖,贴着她的身体在抖动。
  「你插进去那么大力气,勐然地又抽出了,你知道当时是我生平第一次倒吸凉气吗?那种感觉……」她仍在继续尝试着把充血不足的海绵体放进去,我仍在颤动着……
  「你勐地蹲下,硬扯着我的双腿,趴在那里看。被你撕裂的疼,从沒接触过別人的裸体,从沒给人看过的耻处都被你……我当时那哭是真的,你却说我是装的,还说我太娇贵……」我听到她声音的哽咽,我轻轻的拂过她光滑的后背,紧紧的抱了抱她,我的颤抖稍稍平復了些。她仍在用海绵体来回厮磨着湿润的洞口,她在我的颈脖重重地喘息着属于她的热气。
  「给我好吗?」我能感受到她的脸庞在我肩头的热度,还有那微微发颤的声音「求你了,再爱我一夜……」我感到胸腔内,心脏在缓慢而沈重的来回撞击着,
  一种窒息的隐痛……
  她用手指揉捏拨动着包皮,「它是嫌弃我吗?」我呆愣在那里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我甚至都不明白,为什么我会傻傻的站在这里,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
  子……
  「你要是嫌弃,觉得前面不干净,你可以用后面。」她竟然会觉得排洩的地方比前面都要干净,我忽然觉得可悲,不是觉得她可悲,也不是对我自己,只是一种单纯的感觉。
  「对不起,我真的做不到。」沈默良久,我不得不对她道歉,我还是不能…
  …
  「你要走了吗?」她的手紧紧的攥着那毫无生气的男根,它对她如果说她的感觉,也就是她攥得有些疼,话太苍白会伤人!我依旧不语,茫然却不想要对策的沈默着。
  「今晚不要走好吗?」她一脸渴求。
  「可……我真的做不到,对不起……」我的语感有点失控。
  「记得你曾说过,我们彼此都不要再向对方道歉,会原谅的不道歉也会被原谅,不会原谅的即使道歉也不会原谅。对吗?」她的脸,她的言,让我有些动摇,有些恍惚……
  「就好像当年那样,我们什么都不做,相依而眠,只是依偎着,相拥着,等待晨曦……」
  曾经,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她那么纯真,那么天真……
  「不要嫌弃我好吗?只是今晚,只这一晚。」我妥协了,只是今晚。
  她拽着我,来到昔日那张属于我们的床,「这里只有你和我,这床也只属于你和我。」我明白她在说什么,虽然我沒问,但她还是怕我介意……
  沒有了衣衫的阻隔,她蜷曲在我怀里,拉拽着我的臂膀,深深的埋在她的胸前……这一夜我什么都沒做,只是好像回到初恋,和她沒有杂念的相拥而眠。我睡的很熟、很沈,已经不知道多久沒有这样沈沈的睡过了。
  清晨睁眼起身,感觉她身体有些凉意,拉了拉被单,静静的看了看她睡梦中恬静的笑,应该是个好梦吧…————良久————
  拿在手中的那张纸并不大,上面的不多字却让我感觉好重好重,重到手吃力的颤抖,连身体都无法控制的颤抖。
  「老公,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,不要怪我,我真的离开了,带着你妻子的身份离开,这一生我都是你的妻子,我爱你,无悔!」
  急促的脚步声在寂静的手术室前消失。
  「嫂子怎么样?」
  「送来太晚了」我不由的深深的吸了口气「希望不大……」再缓缓的吐出来,手上那张纸在不住的颤抖着。
  「胖子,我想你帮我个忙。」我垂首望着地面。
  「兄弟间有话直说,谈什么帮不帮。」
  「以后每年给我父母寄两回钱,帮我给他们问个好。」
  「你不会想不开吧,那个畜生你把自己搭进去,你觉得值得吗?」
  「胖子,还记得当年我们的梦想吗?」
  「……记得。」胖子沒说出来,我知道是碍于场合和我。
  「给天下男人戴绿帽,当年的理想,现在却被別人实现了。」我紧攥着的拳头有点抖。
  「想开点,有些事,是现实,不是理想能左右的。」胖子豪迈的声音有些低沈。
  「你明白老婆沒了,帽子还在的感觉吗?」我用手轻轻拍了拍胖子的肩。
  「好,我先答应你!不过你也等嫂子这边有个结果,再打算吧。」
  「胖子,我们兄弟间就不言谢了,我会记得。」
  「来,抽我一下,用力。」胖子忽然把他胖胖的脸伸到我面前。
  胖子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,我望着他等他的答案。
  「嫂子那次若我沒告诉你,你们两口子也不会成这样,我该抽。」胖子低着头自说自话。
  「胖子,你觉得我被戴顶帽子,是知道好?还是无知的顶着给人看好?」
  胖子的肉肉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然后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,我们再沒有说什么。
  胖子坐在我旁边转动着手机,手术室门口的灯仍亮着。
  「喂~!是我胖子,怎么了?什么?那好,我马上过来。」胖子接了个电话,歉意地望了望我。
  「我沒事,你有事先去忙,回头电话联繫。」
  胖子走了,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,脑袋里计划和回忆正相互纠结着。
  「哪位是家属?」
  我等待着医生的宣判,纵然一个商场打磙多年的人,仍然不能用一个医生脸上看出结果的好坏,不得不承认医生确实是冷血。
  「我们已经盡力了,节哀。」医生说完就走了,我甚至听到那轻快的脚步声散去,或许对医生是个解脱,对我和她也是个解脱吧。
  默默的看着那个门口,「安顿好你,我也可以做点事了。」不由得深深地喘了口气,拉开一旁的窗户,点燃一支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看着烟雾轻柔的飘逝,想起她总在耳畔的声音:
  「我喜欢你抽烟的样子,你以后多抽点烟吧。」
  「哪有你这样的女友,別人女友都劝男友少抽点烟,要白头到老的。」
  「我是你的女友,不是別人的。我就是喜欢看烟雾虚无缥缈,里面可以看到未来,看到很多现实中沒有的,还有你老去的样子,好丑喔!」
  「先生这里不可以抽烟,请您把烟熄掉。」一个女声,我捏看烟,缓慢的转过头,一个女护士,面容有些朦胧,好像我第一次看到她穿护士服。
  「对不起,先生!还希望您能节哀,逝者已矣。」那个小护士递给我一张纸巾,我才知道朦胧的是双眼,而不是她的脸。
  ————四个月后————
  「胖子,你他妈要不要这样什么都不说,自己一个人跑去。」我隔着大长桌对着胖子小声的吼。
  「我这不是意外吗?你怎么能这样说,沒事谁愿意跑这冬冷夏暖的地方待着,吃还沒什么油水。」胖子用手摸了摸自己光熘熘的脑袋,他最爱的彪悍髮型沒了。
  「你……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吗?」我本想问句「你还好吗?」想这地方能好?
  这屁话我沒问出口。
  「帮我个忙,每年给我爸妈寄两回钱,过年最好抽空去拜个年。」胖子一脸故作真诚,强睁着两个小眼望着我,我忍不住笑了,他也笑了。
  「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二老,我现在什么都沒了,就还剩下点钱。」我掏出烟,询问了一下旁边的狱警,又收了起来。
  「哈哈哈,你小子,还知道问人。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去?里面可以抽喔。」
  胖子调侃着我。
  「几年?」我脸上还挂着尚未消失的笑。
  「误杀,本来是五年,好歹是个官,宽大处理,给弄了个七年。」胖子说宽大处理的时候,比了比自己的宽大的身躯。
  「等你出来,争取再宽大一回,早点出来,你爸妈会惦记。」我调笑着。
  「你小子別卖我,就说我出国了。是个小地方,电话不方便,南非小国吧!」
  胖子紧张地说。
  「我知道,骗父母我们可是从小骗到大,这点默契还是有的,我办事你放心吧。」虽说的很轻松,但我还是有些沈重。
  「嫂子那边,每年去帮我上柱香吧。她是个好女人!」
  「她是个好妻子,我不是个好男人。」
  「胖子,谢了。沒你提点,我还不知道,你嫂子到底做了什么。」
  「你这不是……嫂子,是个好女人,我一直这么看,只是那个男人,我怎么都看不顺眼,好歹天开眼,让我把他给撞死了。」
  「去年那个工程有尾巴沒扫干净,被那个色胚抓到,不找我们要钱,竟然去找你嫂子!」
  离开那阴冷的大房间,面对荒芜的草地与宽广的天空,还有那灼眼的眼光,我有些怪异的感觉,悲伤、欢畅、空虚、悔悟……